黨建思政

有巢氏

有巢氏,又叫“大巢氏”,簡稱“有巢”,“巢”,相傳年号“巢皇”。史傳為人類原始巢居的發明者,巢居文明的開拓者。在北京平谷“中華百帝宮”,“有巢 氏”作為率領原始人走出洞穴,構木為巢的“中華第一人文聖祖”,被列為百帝之首。有巢氏生活在距今約5500~5300年新石器時代。由于年代久遠,沒有 文字記錄有巢氏是何方人氏。20世紀80年代以來,随着巢湖流域和縣猿人遺址、銀山智人遺址和淩家灘遺址相繼發現,結合古籍記載研究,有巢氏被認為是安徽 省巢湖人。 有巢氏系“三皇”之一。“三皇五帝”無疑是自“盤古開天辟地”後的中華上古時期傑出首領的代表,但是不同史家對“三皇五帝”都有不同的定義。三皇有五說, 五帝也有五說。具體“三皇”是誰,存在多種說法,如《楚辭》稱西皇、東皇、上皇,《史記》稱天皇、地皇、泰皇為“三皇”,但都沒有說明其人其名。“三皇” 其中有一說為“巢皇、燧皇、羲皇”, “巢皇”即指有巢氏。“三皇”諸人,通常泛指中國祖先處于史前各個不同文化階段的象征。有巢氏、燧人氏、伏羲氏分别代表蒙昧時期的低級、中級、高級三個發 展階段,表明了先民堅持生存鬥争的文明曆史進程。

無論是史書記載,還是神話傳說,一般認為三皇所處的年代要早于五帝的年代。大緻上,三皇時代距今久遠,或在四五千年至七八千年以前乃至更為久遠;而五帝時 代則距夏朝不遠,距今約四千多年前。有巢氏的傳說在先秦古籍即有記載。《莊子·盜跖》曰:“且吾聞之,古者禽獸多而人少,于是民皆巢居以避之。晝拾橡栗, 暮栖木上,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。”《韓非子·五蠹》載:“上古之世,人民少而禽獸衆,人民不勝禽獸蟲蛇。有聖人作,構木為巢以避群害,而民悅之,使王天 下,号曰有巢氏。”

傳統的說法是,有巢氏出生在九嶷山以南的蒼梧,曾經遊曆仙山,得到仙人指點而有了超人的智慧。因受鳥類在樹上築巢的啟發,最先發明了“巢居”。有巢氏指導 人們用樹枝和藤條在高大的樹幹上建造房屋,房屋的四壁和屋頂都用樹枝遮擋得嚴嚴實實,既擋風避雨,又可防禽獸的攻擊,人們從此不再過那種擔驚受怕的日子。 過去, 有學者認為有巢氏出生地是蒼梧(今湖南九嶷山以南),立都石樓山(今山西呂梁東北)。也有認為有巢氏的生籍在山東, 或在山西、内蒙古等地。漢代緯書《遁甲開山圖》說:“石樓山在琅玡,昔有巢氏治此山南”(《藝文類聚》卷十一引) 。至于有巢氏治都于此,并無實據為憑。以緻人們曾存疑問:有巢氏時期連一座像樣的房子都沒有,哪裡會有都城呢?

有巢氏的功德,反映了我國原始時代由穴居進入巢居的文明進程。收錄北宋《太平禦覽》引項峻《始學編》載:“上古皆穴處,有聖人出,教之巢居,号大巢氏。今 南方巢居,北方穴處,古之遺迹也。”傾向認為巢居開始于南方。其引《林邑記》說:“蒼梧已南,有文郎野人,居無屋宅,依樹上住宿,食生肉,采香以為業,與 人交易,若上皇之人。”宋地理學家周去非說:“深廣之民,結栅以居,上設茅屋,下豢牛豕。其所以然者,蓋地多虎狼,不如是,人畜皆不得安,乃上古巢居之意 欤!”(《嶺外代答》卷四) 。這都說明巢居可能起源于南方。

時至南宋,富有“會通”、“求是”和“創新”精神的學者,傾向有巢氏生活在巢湖流域。著名史學家鄭樵(1104~1162年,今福建莆田人) ,學術思想主張“仲尼、司馬遷會通之法” ,在《通志·三皇紀》雲:“厥初,先民穴居野處,聖人教之結巢,以避蟲豸之害,而食草木之實,故号有巢氏, 亦曰大巢氏。” 鄭樵注重實地考察,在《通志·氏族略》中從姓名學定義得出新的見解:“巢氏,有巢氏之後,堯時有巢父,夏商有巢國,其地在廬江,子孫以國為氏。”康熙《巢 縣志》沿革志進而确載:“羅泌《路史》稱有巢氏。”羅泌(1131~1189年,今江西吉安人),其《路史》記述上古迄兩漢事,考證精赅,保存大量的古代 史料和佚聞,堪可采信。

20世紀80年代以來,随着和縣猿人遺址、銀山智人遺址和淩家灘遺址相繼發現,巢湖流域被公認為是古人類最早的發源地之一,打破了長期以來長江和巢湖流域 被認為不可能是人類發源地的曆史論斷。距今約30萬年的和縣猿人、 約20萬年的銀山智人和5500年前淩家灘遺址,印記了人類祖先從猿人到智人,再到現代人的進化曆史,展示了從舊石器到新石器時期人類創造的古代文明,包 括有巢氏所開拓的原始時代由穴居進入巢居的文明時代。

淩家灘遺址自1985年被發現,經過文物考古部門的五次大規模發掘,認定遺址其年代距今5500—5300年之間,是長江下遊巢湖流域迄今發現面積最大、 保存最完整的新石器時代人類聚落遺址。經遙感測定,淩家灘遺址的總面積達160萬平方米,發現了大型祭祀,紅陶塊砌成水井和建築遺迹,以及墓葬和大量的玉 器、石器和陶器,足以佐證,淩家灘遺址是已存在政、軍、神三權的有巢氏聚落中心。

20世紀90年代,安徽科技出版社出版方克逸主編《巢湖》人物篇明确記載:有巢氏“因居巢得名與有巢氏發明巢居有關,而被視為巢湖人。”2006年,巢湖 籍學者甯業高研究員、錢玉春副研究員,合著的《中華始祖有巢氏論綱》,通過當代考古文物考證古今文獻,論證巢湖流域是有巢氏生籍地望。2007年,淩家灘 遺址第五次考古發掘,發掘領隊張敬國研究員從M23墓葬所出土的300餘件豐富文物分析,墓主人當是聚落中心的神權領袖。在遠古時代,血緣氏族是人類從原 始人群轉變到氏族部落的重要标志之一,其基本特征是族民對先祖充滿緬懷心理和崇拜意識。據此足以佐證:淩家灘的先民就是史料所記載的有巢氏,淩家灘遺址就 是有巢氏時代的聚落中心,有巢氏的生籍地望就在巢湖流域。

有巢氏既是有巢氏個人的稱号,也是有巢氏及其子孫的氏族部落的稱号。有巢氏因發明巢居而被尊為聖祖,因受部落擁戴而成為氏族首領。有巢氏“王天下”,年号 “巢皇”。 有巢氏“王天下”時期,關注人生,胸懷民衆,為民謀生,為民造福,功高德隆。“巢皇”有“傳二世”說(《春秋緯命曆序》其八《因提紀》) ,也有“百餘代”說(《通志·三皇紀第一》) 。《逸周書·史記解》:“昔者有巢氏,有亂臣而貴任之,以國假之,以權擅國而主斷,君已而奪之。臣怒而生變,有巢以亡。” 是說有巢氏的統治,因亂臣而結束。

自有巢氏之後的中華民族先民,開始不再洞處穴居的新生活。此時人類的婚姻形式已經有了很大改變,不僅排除了兄弟姐妹間的通婚關系,同一族團内部的同輩男女 也禁止通婚。男子隻能選擇其它族團的女子為妻,女子也隻能選擇其它族團的男子為夫。這種族外群婚相對于血緣群婚,顯然有了很大的進步。在中華民族文明史 上,引導并帶領先民脫離動物界而邁出人類第一步的便是有巢氏。正如著名曆史學家呂振羽在《中國曆史講稿》中所指出:“到了有巢氏,我們的祖先才開始和動物 區别開來……從此就開始了人類曆史。”